bb视讯

bb视讯   概况   党团建设   导师风采   人才培养   校友工作   招生信息   研究生组织   文苑拾翠   返回主页

用户名:
密  码:
校区导游
山大办公电话
校车时刻表
列车时刻表
飞机航班
公交查询
IP查询
万年历查询
当前位置: bb视讯 > 研究生教育 > 《励学》期刊 > 正文

访谈 | 躬行实践,力学笃行——孟巍隆教授访谈录
作者:采访人员/丁蒙恩 刘明玉 录音整理/邱啸林 苏靖舒 丁蒙恩 刘明玉  来源:   时间:2021-04-10 11:26:16  浏览次数:

本文原载于《励学》2020年刊(总第29期),原文9488字,阅读大约需要30分钟。


undefined

孟巍。˙enjamin Hammer)教授,1977年生于美国旧金山,现任bb视讯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在美国获取国际关系专业学士学位,并于本科期间留学南京大学一年。2005年获得bb视讯直营网文史哲研究院中国古典文献学专业硕士学位,为bb视讯直营网该专业第一位欧美硕士;2010年获得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古典文献学博士学位,为北京大学该专业第一位欧美博士。孟巍隆教授研究方向为先秦两汉经学、子学、古文献整理、西方汉学研究、东西方文化比较等,在国内外发表二十余篇学术论文,2013年参与创办《文史哲》国际版——《Journal of Chinese Humanities》,并任副主编。

文献学的思考

记者:孟老师您好,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请问您怎样看待“文献学是其他人文学科的基础”这种说法,或者说您怎样认识中国古典文献学的功用和意义?

孟巍隆老师(以下简称为“孟老师”):我赞成这个说法。什么是其他的人文学科?古代就是经史子集,今天就是文、史、哲。在纸上有文字记载的都属于文献大范围,肯定要先从文献学角度研究它们的生成、存在和流传。五四时期的国学大师,例如胡适、蔡元培、冯友兰,我们把他们看成大思想家、教育家,思想宏伟辽阔。但是他们也是从枯燥的文献学出身的,首先要理解中国古代文献怎么研究、分类以及辨析真假、好坏,打下一个结实的靠得住的基。僭谡飧龌∩咸敢恍┱苎侍,他们的说法才能站得住脚。比如说老子的《道德经》,版本很多,差异变化也很多。如果从文献学角度研究,建立一个权威的说法,哪个版本靠谱一些,最起码我用这个版本有我的理由,而不是盲目地抓住一个东西,是在相对靠谱的文本上建立一个说法。但如果文本有错字,在错字的基础上建立思想体系,别人就很容易动摇你的理论基础。从这个角度来说,文献学的工作是为其他专业服务,去搞文学、哲学、历史研究,咱们的责任是把别人用的书本文献整理清楚,尽量把发现的问题解决,给大众以及专门学者提供一个尽量可靠的文本。就像汽车上的轮胎,有的特别滑、质量特别差,而只有好轮胎才能开得远、开得稳。我们为别人服务并不是屈尊的事情,搞一辈子文献学也可以。很多人学文献学一段时间毕业了,先用这一套专业知识打好基。儆玫揭恍┖蜕缁崾笔、实践有关系的东西上去。

记者:您能为我们简单介绍一下您在研究生阶段的学习成长经历吗?这期间对您影响最大的事情是什么?

孟老师:我在bb视讯直营网读的硕士学位,我们有很多共同的老师,我读硕士的时候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阶段。我当时来中国时间不长,一入学就是古典文献学专业,这个专业比较小众,在国内也算是冷门,很少有人懂它。我的文化背景和知识基础有很大的劣势,一进来就跟中国的同学进行同样的学习,老师们很少因为我是外国人而给我打折扣,所以我下了加倍的功夫,不是为了做优秀的学生,而是为了不失败,不做最差的学生,我学得比别人更努力。老师给我们讲一些家喻户晓的文化知识,比如夏商周、四书五经等文化知识点,当时我都不知道什么是诸子百家、前四史,这些概念都没有听过。我在知识一片空白的情况下学习很困难,我只能听懂最标准的普通话,老师稍微带点口音就听不懂,专业的知识也不太理解,所以下了课我就借同学的笔记本回家抄,第二天再还给他。因为老师讲得快,又或者是有的字我想不起来,总之因为各种主观客观的原因吧,整个学习过程稍显困难。好在最后还是顺利毕业的,因为老师们学问好、人品也好,山东齐鲁文化热情好客,师生关系很友好,同学们也很友爱,给予了我很大的帮助,加上自己笨鸟先飞,最后也顺利毕业了。

老师们留下了一些箴言教训,比如说,在一般的班级里,刚入学的时候大家水平差别不是很大,但经过三年的学习,毕业时同学之间的差距就会很大,有的下功夫很厉害,有的就敷衍了事,有的甚至有资格当同班同学的老师了,看你想做哪一种,所以还是要努力发奋学习。到博士时就好一些,因为已经有一些经历了,我在北京大学读的博士,但山大的古典文献学专业不比他们差。我第一次考博时没考上,外语不考英语,考汉语,汉语水平考试比较容易,但很遗憾我的专业课考试没有过关。接下来的一年里,我就专门备考,天天复习,背诵了很多东西,刚好过了最低线,我报考的老师不会给我特殊的待遇,第一次成绩不合格,他就说“祝你明年好运”,非常干脆。

对我影响最大的是bb视讯直营网的老师,有了在两所大学读书的经历,我发现不同高校学术环境和师生关系的确不一样。和同学老师的关系,在山大这里很亲切,所谓良师益友,这边的老师经常把门下弟子叫出来吃饭,我们也可以去老师家请教问题,感觉师生之间的距离很亲近。

记者:对我们文献学专业的同学来说,在使用文献的时候,如何才能使自己更加高效、更加专业化?

孟老师:我读硕士的时候,学院资料室的管理人员是张雷老师,他给我们讲过很多专业方面的知识,怎么成为专业的人,而不是行外人。第一步,了解文献的重要性。作为文献学专业的学生,需要掌握专业的技术和方法,我经常告诉学生,必须摆脱网络和百度。如果你不用电脑和手机能不能搞学问,能不能搜索、研究东西?现在很多人没有网络就不能做研究,这是一个悲剧。越来越多的老师也是过于依赖网上的信息,专业的人是因为有专业的方式,我们要知道目录版本等工具书,得学会去用。

我们研究东西的角度和其他专业是不太一样的。如果你对哲学感兴趣,比如《论语》,对一个专业的人来说,他们是自己拿起来读一读,有自己的心得体会然后讲出来。我们文献学专业要做的是什么?是要了解两千五百年之间《论语》走过什么样的路,发生过什么变化,社会上的人怎么看孔子,孔子形象是一样的吗?我们需要知道《论语》一书是怎么形成的,汉代是什么形式,发生了什么变化,《论语》有哪些不同的版本,从汉代一直到今天人们怎么了解、怎么用它,这些会不会影响我们自己原有的看法?但是很多人直接跳过了两千五百年,没有了解《论语》的历史进程,只凭主观论断。我们文献学专业的同学要避免这个,要从专业的眼光和方法去看它。比如《论语》中的某句话,不同朝代的人是怎么理解,是从历史的角度,还是从文字学、音韵学或训诂学的角度。有的人不会做这个,看了一遍《论语》,有些心得,就给大众讲心灵鸡汤。

记者:老师讲得对,我们应该重视文献版本的流传和思想的流变。

他山之石

记者:我们了解到您最近致力于东西方文化的比较研究,在您看来东西方在文化或者哲学上主要存在哪些异同?造成这些差异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孟老师:我稍微想绕开甚至回避这个问题。一个人想要学习或了解异方文化,我们首先要了解文化大同小异。我个人认为,作为人类,我们相同的地方比相左的地方多。大家都想了解一个异域的文化和我们究竟有何不同,这是心理学上一个非常自然的状态,就是通过对照来了解。实际上,我们文化上相通与相同的地方有很多,但相同的东西聊起来不好玩,完全不一样的才有意思,这是我的第一个回答。不同的地方确实不同,有一些约定俗成的说法,比如说西方文化以个人主义为主,东方文化以集体主义为主,有一定道理。再如中国人习惯从综合局面考虑问题,西方人从一个点出发思考问题,也没错。但我想强调的一点是,这些都不是本质的差异,只是程度的问题,是思考方式的知识偏向不一样。比如说你是从个人还是从集体的角度考虑,不论在哪一个地方,两种考虑方式都存在,只不过在中国可能更偏这边一点,在西方更偏那边一点。再比如说孝,不能理解成中国是绝对孝的地方,西方没有,这是不对的,所有地方都存在孝道。只是在中国是很受重视,而其他的地方不如中国那么重视,这只是程度的问题。在中国,孝在若干文化点上变得系统化了,写进了《孝经》《三字经》《弟子规》等,教人怎么去做到孝顺。其实西方的《圣经》也会讲,十诫中的前面就是讲对上帝父母孝。我们要了解,中国的传统美德在海外也有,尊老爱幼,仁义礼智信,不是中国独有的,但在很大程度上中国更为重视,并且把它们系统化、理论化了。

我读过一本书叫《中国古代避讳史》,作者王建。他在序言里说,他写书之前就做研究,看见前人写的书上都说避讳是中国独有的特色,他认为这是不对的,所有的文明都有避讳史、避讳制度。这点指出或者揭露了思想上的陷阱,不要认为中国文化的东西是中国独有的,我觉得咱们得认识到这一点,才能有比较客观的文化观、世界观。哲学上的思辨,很难分中国哲学和西方哲学,中国现代的哲学理念是在西方的基础上建立的,所以很纯粹的中国哲学是很难定义的。中国哲学上的本体论、认知论,本来是西方的概念,用起来就容易搞得比较糊涂。西方的哲学确实把人间问题理论化,升华到一个脱离人间的层次。如果我们用西方哲学来分析一个问题,作为一个人有什么价值和权利,面对社会、政治、政府有什么权利?西方哲学的态度的是,不会先问姓名、性别、学历、家乡,单纯是一个人而已,然后上升到理论。而在中国,安乐哲老师强调怎么做到君子,怎么做到仁义礼智信,首先要看这个角色是不是父亲、妻子、老师、学生,然后再问个人的情况,再去决定你的责任权利,理论性没那么强。古希腊的那些哲学创始者,喜欢抽象化所有的问题,把它上升到理论的形式。但是孔子,你问他什么是仁、孝,得看谁问,这个人好强,仁就是悠着点;比较软弱,仁就是要见义勇为要勇敢。孔子的哲学不是抽象化的理念,他要恢复周朝的礼仪,实现在社会中。这是他的哲学,和西方哲学不是同一个角度,这个区别是很有意思的,耐人寻味,值得我们了解一下。

记者:儒家的哲学好像是更多地强调一个人的社会角色。

孟老师:对,安乐哲老师建立了儒学角色伦理这个体系,就是从个人角色出发来决定社会定位,你的行为怎样才能最佳化你的人格和你的角色。

记者:有句话是说“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所以说可能中国这边的哲学没有把人剥离出去,研究它的各种社会关系、家庭背景等等。

孟老师:是的。安乐哲老师和他的同行也特别强调这个,一个人是什么,是由他的社会关系和社会角色来决定的,他很赞同这句话。如果你给自己下一个定义,定义你是谁,你能不能脱离父母而下定义?中国存在社会网络,你的上下左右都有,而你恰好是其中的一个交点,交点就是周围所有的关系集中到一个人身上,那才是你。

记者:《文史哲》的国际版,是不是可以看作东西方学术文化交流的一座桥梁?

孟老师:《文史哲》国际版的初衷是为国内学者提供一个平台,参与到全球汉学的对话中去。当今世界有一个汉学热,海外有很多学者都在研究中国传统学问,他们讨论用的语言是英语,也都用英文发表东西。外国人可以直接对话,但是中国国内的第一流的学者很难参与到外面的对话,我们身边的一些老师不是很擅长英语。我们这个杂志的国际版就是在国内找一些具有代表性和前沿性的研究成果,把它们翻译成英语,让海外学术界看到我们的成果。我们成立的目的,主要是帮助国内的老师把他们的研究在海外发表,当然,一些海外学者的研究也会介绍进来。

记者:您如何看待儒家文化在当今世界所形成的影响以及未来发展的态势?

孟老师:我觉得中国的儒家思想是很有价值的,它绝对不是一个过时的东西,在现今社会还能够起到很大作用。但是,我们不应该强求“送出去”,就是不能太功利地、人为地想要灌输到别人的脑子里去。中国很多文化的运动是想学西方,比如说美国的好莱坞——拍电影的大行业,美国的电影,因为拍得好,现在全球都在看,就是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来间接地观赏和学习欧美的文化。这个并不是好莱坞的初衷,他们只是想拍电影挣钱,这是一个偶然的副作用。那么中国是想模仿这个现象,但我觉得国内有些举措过于强势。中国有一个成语叫“欲擒故纵”,你应该顺其自然,如果这个东西好,你应该让它自己慢慢地发展和往外蔓延。如果是“灌鸭嘴”,使劲地给人“灌”儒家这里好那里好,非常伟大,人家反而可能会产生一种反感。

记者:现在全球各地建立的孔子学院,好像也受到了一些阻力。

孟老师:对,这个例子能够表明什么呢,就是我们的目标和做法适得其反,南辕北辙。我们想要往外传播文化,但是因为做得太强势,所以很多人反感,我觉得我们需要注意这个问题,先培养好国内的。因为在中国国内,儒家思想的定位问题都还没有决定,就是在现代中国社会上儒家在哪儿、儒家起什么作用,它是新的“国教”还是在民间?要怎么重视、怎么处理。这些问题都还在讨论中,还在发生一个巨大的、迅速的变化,在中国儒家是什么都还没有定论,那你怎么包装送到海外去?我们也不希望把它弄成所谓的心灵鸡汤,虽然这个可能“销路”更好,但是违背很多哲理原则。

古籍的整理与研究

记者:在校勘俞樾的《群经评议》以及研究古典文献的过程当中,您遇到过什么困难?解决的经验和方法有哪些?

孟老师:我们搞任何一个文献整理工程都会学到很多东西,我们在课堂上学的是理论,但是我们都必须参加一些工作项目,就是你要拿一本古书去整理,把它的版本、文本存在的一些问题和情况了解得非常透彻。就是它存在什么样的问题,问题是怎么产生的,我们要不要修改。其中,有些问题是不能修改,有些是要修改,那怎么去修改?这些问题都是实践的问题,是实战性的问题,你必须参加项目。我参加这个项目,从中学会了很多重要的教训。譬如说我有幸看到俞樾的手稿本,通过对照手稿本和刻本,发现存在一些差异。为什么会有差异?俞樾他喜欢玩文字,是个文字学家,对某一个字他认识很多不同的写法。他经常会刻意用一些异体写法,比如少见的俗体字或异体字来写书,跟他这一条评注的具体内容没有关系,就是写着玩,来展示他的学问很高。那他这个手稿本写完了要送给谁呢?刻工,如果刻工的文字水平没有俞樾的高,会发生什么问题?他会认错字,这个很常见。我们要知道,写文件、读文件和刻文件的都是人,人都会有犯错的时候,有读错的地方,有写错地方,有刻错的地方。这些都是非常实际的问题,我们需要非常亲切地去靠近和了解这些错误。所以通过研究《群经评议》,也看到了很多这样有意思的例子。有时候字可能是这么写的,然后这个刻工故意把它简化了,或者看成另一个字了。还有俞樾的手稿本,《群经评议》四十万字,篇幅非常大。我们今天要是写篇几千字文章的话,你要先写一个草稿,写完后要过目、要修改,你在这个草稿的天头、地脚、两边都写修改意见,然后你再誊写一边。现在就有了第二个版本,会比较干净。你还可以写第三个版本,修改后再誊写一遍。你方便这么做,因为你的论文只有几千个字,如果写的是四十万字,你愿意誊写多少遍?俞樾写完一遍之后,他在第一个草稿的基础上开始修改,然后就把这么乱糟糟的一个稿本交给刻工,你说刻工能做得很漂亮吗?肯定产生很多问题。可能是俞樾本来想要划掉的地方,他自己有一个小标记,但是刻工没发现,结果就刻进去了。或者说应该刻进去,但他略过去了。拿一个手稿本和刻本比较,你会发现很多这样的问题,作者会犯错误、刻工会犯错误、出版社会犯错误,犯错的地方很多。所以我们要从一个人的角度来理解这些东西。注释者也会说错话,汉朝作注的人,唐朝作正义的人,他们都有可能理解错孔子的意思,所以他们的评注分析都会有错误。

记者:我们现在研究刻本与刻本之间关系多一点,稿本是不是有点难度,因为手稿还涉及到作者的书写习惯以及字体辨识的问题。

孟老师:这个都是必要的。我研究的《群经评议》是清朝末年的著作,所以他的手稿本还存在。要是更早的东西,那他手稿本存在的可能性更。灾荒苁茄芯靠瘫竞涂瘫局涞墓叵。当然,这个价值也还是非常高的。我们看到不同刻本之间有差异,哪个对、哪个错?你首先要知道哪个刻本出现早,这是第一个最重要的线索。版本学可以告诉你,这个早,这个晚,所以你必须搞清楚时间先后的关系,然后你可以开始动脑子,做一些思考。为什么这个字变成那个字,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有可能是觉得他用字用得不好,我替他换个字这样好理解一些,或者是要避讳,这些都要了解清楚。我们要运用好文献学的知识和思路,先搞清楚整个情况,然后再加以自己的思考。如果不好好学习而光思考,那就会很乱。“思而不学则殆”,孔子就是这么说的,两千五百年前他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你要是不好好学习基本功,光思考,自以为很聪明,那反而会忽视很多基础的东西。

记者:您如何看待俞樾的学术成就和他的历史地位?

孟老师:俞樾是非常优秀的学者,但他最大的不幸就是出生比较晚。他自属乾嘉学派,但是乾嘉学派的初始和高峰比他早一两百年。在这个时候,像阎若璩、惠栋、戴震、高邮王氏(王念孙、王引之)这些人,他们比俞樾早那么多年,一辈子都搞汉学、朴学,搞考据、考证。许多中国古代经典所存在的重要问题,已经给他们发现、解决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一些小菜。那么到了俞樾,只能吃别人的剩菜,就是得去找比较具体的问题。所以他做学问就有这么一个特点,《诸子评议》也好,《群经评议》也好,里面所谓发现的古文献的问题,不一定真的是大问题。他看一些古书时,认为这里可能读起来感觉不太通顺,他就说这里有文字的问题,我要来校改。其实,可能原本就不存在这个问题。比如“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这句话不存在大的争议,但是他非得说这句话有问题。他说“有朋”的“有”字,不是有没有的“有”,应该是朋友的“友”;这个“自远方来”的“方”,是并且的“并”,合并的意思。所以他说这个就是,友和朋(友是朋友,朋是同道的人)两种不同的人,从远的地方一块来,不亦乐乎。他在这方面也下了一些考据的功夫,从相关的材料中找出来一些证据,所以这个说法也能成立。但是没有什么大的影响,我们对这句话的哲学的理解并没有发生什么革命的变化。他这样的例子比较多,就是到了清朝末年,经典文本上存在的问题已经不大也不多了。但是他的学术水平是相当高的,他博览群书作《群经评议》《诸子评议》,他看到书中有一句话,然后就想通过校勘、训诂做一些变化。他会想到在其他的书中看过类似的话,那个版本是那样写的,这个版本是这么写的,我们应该怎么调和这个问题。真的是很智慧,因为那个年代没有网络、没有手机。

还有《古书疑义举例》,这个书也很著名。我刚才跟你们说的一些古人会发生的错误,刻工、印刷或者抄写,都会发生种种不同的情况,导致文本变化。我们要了解这些真实存在的错误的可能性,以及错误的来源,然后才能更有效地读懂古文献。俞樾的《古书疑义举例》就是专门解释这样的问题。这本书有一半是给我们揭露古人写书的一些习惯,不存在对错,而是说在写这句话时,他们为了追求韵律,要省略或者重复,或者说一些并排等等,我们要了解他们为什么这样写。书的另一半是讲导致错误的种种原因。他这个书是很有用的,后人也认出来他的重要性,所以在俞樾《古书疑义举例》基础上又有增补。现在你要是买这个书的话,你买的往往叫“五种”,就是下面还带着“五种”增补。因为后人在他的基础上又写了一些补录和序,就是其他人在俞樾发现的三十条之外,自己又发现了一些。

学术与人生

记者:请问您如何认识以及平衡学术与生活之间的关系?

孟老师:学习儒家思想的话,我希望我们可以从人个体的角度来运用和吸收它。因为我觉得,从孔子开始,中国的哲学家就非常注重解决生活中的实际问题。其实西方哲学家也想要解决一些切实的问题,但是他们有点过于抽象化了。孔子之所以创立哲学体系,是为了帮助人生活得更顺利,更有价值。作为今天的学生或者老师,我们研究儒家思想,最好是想一想,我们怎么能够把其中有价值的哲学,运用到我们生活中。因为他也说要怎么做到“仁、义、礼、智、信”,他不是经常讲“君臣”嘛,我们很容易把君臣关系看成封建社会的古董。但是实际上,我们跟领导、老板就是广义的“君”和“臣”。一个在上,一个在下,我们为他工作,他要负责统筹我们,我们也要在他面前担起责任。这些思想和关系还是存在的,你当臣的时候你怎么做好臣,如果你上面有个老板,你怎么做好员工?如果你是老板,你下面有员工,你怎么做好老板?这些处世之道不是古董。比如说《大学》篇里面有个“絜矩之道”,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要有一个固定标准。我举一个例子,比方说某个人,在权威的面前,是个规规矩矩的、非常客气的人;对待下面的人,就大声喊话,没有礼貌,这种情况就是没有标准。要尊重就都尊重,上下左右要有一个标准。我们看这些古书,里面提到的一些人生道理,可以不管它是否来自封建社会。我们自己生活中能不能做到负责任、诚信、讲信用,这都值得我们思考。孔子在面对不同的学生时,他会有不同的态度和说法。今天作为老师也是一样,不能说我招十个学生,十个学生我都开同一个书目单,或者我都说“你得努力点”,就这样都应付走了。因为有些学生可能学习过于紧张,影响到他们的心理状态,作为一个老师,我有责任告诉他们,你得放松一点,你读一个硕士不是生死之事,不要忘记你是生活在人间,你要享受生活;有的人你需要劝一劝,需要让他们放松一下。这些教训我们都可以从儒家思想中借鉴、吸收、消化和学习。

关于如何平衡学术与生活,我可能没有权利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觉得自己安排的不好,总是觉得时间不够用。首先大家都会有所牺牲,我们想要做的事情很多,你得心里想明白,哪些是重要的,哪些是不重要的,哪些是需要做和哪些是想要做的,这一点是最难辨析的。就是生活中大家都说“我需要去见一个人”“我需要参加一个活动”,“需要”这个词大家都滥用,我们最难判断的是生活中这么多琐碎的事情,哪些是真正需要做的,哪些是想要做的。要是想做一个负责任的人,你先把需要做的事完成,不管你想不想要,你需要先完成。完成了以后剩下的时间你可以自由安排,去完成你想做的事情,当然这个很难做到。我天天告诉我两个孩子这些道理,孩子很难理解,有一些成年人也很难理解,负责任的人和不负责的人,区别往往就在这。我在这里读硕士的时候,应该是王承略老师,他有一次给我们上课,讲的跟这个有关系。他说作为硕士研究生,在你这一生中的这一小小的阶段,你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不要让生活中其他的东西来影响这个任务,因为你自己是好不容易走过来的,你爸爸、妈妈和你自己都有所牺牲,你才能考到bb视讯直营网的硕士。你既然来了,就要做好山大的硕士。其他的事情,比如你生活中有私人的关系把你搞得很乱,你需要把这些尽快解决掉,才能去面对你首要的任务。总之就是做事情要分主次和先后缓急。

记者:您对研究生在学习生活方面有哪些建议?

孟老师:给几个比较简单的建议。硕士是个非常重要的时段,特别是将来你还想继续搞学问,还想做博士,做一个大学老师或者研究员,硕士真的很重要。因为在这里打的是你一辈子的基。罄茨阊У亩,后来的成果,就是树上的枝和叶子,你读硕士的这段时光就是树根,万变不离其宗,这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你打的这个基础会跟你一辈子,基础打得好,一辈子都顺利。这是第一个建议。第二个就是不要太紧张或者说不要太有压力,我知道作为一个已经毕业的人来说,这个谈起来很容易。我读硕士的时候也很紧张,老师布置一个作业或者一个期中考试,紧张的不得了,要冲刺熬夜学习什么的。我其实不建议这样做,我知道学生也不会听。我希望的是,我们的学生基本上都是喜欢这个专业,不要把自己搞得紧张到都讨厌我们这个专业。第三个就是要多交流,多说话,多找老师请教问题。就是下了课单独找他约个时间,你心里有什么问题,或者有什么想法要跟老师交流,不要做一个孤陋寡闻的学者,要把握老师这么珍贵的资源。还有在公共场所演讲是人一生中非常宝贵的能力,我建议大家稍微练一练。虽然有的人觉得很吓人,其实紧张是自然的,只要多练几次就没有那么紧张,你就会发现过于紧张是不值得的。没有理由过于紧张,因为都有讲完的时候。以后踏上社会,在工作中要跟别人合作,商谈项目之类的,你如果具备了这个能力会很有帮助。这是我的建议。


【责任编辑:孙颖睿】








下一条:《励学》征稿启事

关闭


bb视讯2006-2008版权所有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山大南路27号bb视讯  邮编:250100
电话:0531-88364672  传真:0531-88564672  E-mail:wszyjy@sdu.edu.cn


bb视讯-bb视讯直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