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视讯

bb视讯    学堂概况    专家队伍    人才培养    招生就业    学生活动    听课感悟
当前位置: bb视讯 >> 尼山学堂 >> 学术活动 >> 正文 今天是:

【学礼堂访谈录】校经补史,表隐发微 ——杜泽逊教授访谈录(一)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27日 08:43 浏览次数:



 

 

校经补史,表隐发微

——杜泽逊教授访谈录

 



杜泽逊先生简介

 


杜泽逊,山东省滕州市人,1963年生。2010年至2012年担任文史哲研究院副院长,2012年至2018年担任bb视讯副院长,2018年4月起担任bb视讯直营网文学院院长。杜先生是古籍目录版本学、四库学和山东文献研究领域的知名学者。1987年至1993年参加王绍曾先生主编的全国高校古籍整理规划项目《清史稿艺文志拾遗》编纂工作,1993年至1997年参加季羡林先生主编的国务院古籍整理规划项目《四库全书存目丛书》编纂工作。1992年至2005年独立从事全国高校古籍整理科研规划重点项目《四库存目标注》,该书2007年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所撰《文献学概要》一书,2001年由中华书局出版,2006年入选“十一五国家级规划教材”。2014年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微湖山堂丛稿》。2004年开始主持国家清史纂修工程重大项目《清人著述总目》,2005年开始参与主持山东省政府特批重大项目《山东文献集成》编纂工作,2009年开始主持山东省古籍整理研究项目《山东文献总目提要》,2010年开始主持国家清史纂修项目《清史·艺文志》,2012年开始主持bb视讯重大项目《十三经注疏汇校》。自1987年以来,先后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2004年入选国家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2008年被评为2007年度bb视讯直营网十大新闻人物,2008年当选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成员,2012年8月入选2011年度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求学经历

 



王锷:老杜(习惯了,就这样称呼您),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学礼堂的采访。请先介绍您求学的经历。

杜老师:我小学在老家上的,当时叫山东滕县望冢公社陈楼村。这个陈楼就一家姓陈的,这个姓陈的也是后来迁来的。当初姓陈的那一家据说是官员,可能出了什么问题,那一家就没有了。这个村姓杨的和姓杜的为主,这两家还有亲戚。我就是在陈楼村上的小学。据说陈楼村还是有点名气的,叫文化村,识字的人多。我小的时候,我们一个生产队在外乡当公办老师的,至少有六七个。这个村子一共八个生产队,一千八百口人。

在陈楼小学上到了五年级,接着上初中,初中一共两年。初一就没离开这个小学。我们村还有一个中学,陈楼农中。这个陈楼农中管着三个村,三个村一个管区。这个管区名字是徐楼管区,徐楼就是我们西面的村子,比我们的村子还要大。徐楼西面还有一个叫新村,这三个村一个管区,但是中学在我们村,叫陈楼农中。在陈楼农中又上初二。

那时候没初三,《语文》一、二册学完了就是五、六册,三、四册没学。我们熟悉的《狼》啊什么的,都没学过,接触的第一篇文言文就是《三元里抗英》,到第五册第一篇就是《曹刿论战》,中间还有一些过渡的,都没学。语文我记得是山东省编的。但是初中也没有最终毕业就上了滕县一中。我父亲原来是陈楼小学的老师,后来又成了陈楼农中的老师,七九年民办老师通过考试转公办,我父亲考上了,是全县第二。他当时接到考试通知比较晚,信息落后。陈楼农中有两位老师,另一位是校长,他们赶去考试,找了两个学生,冒着雨,骑着自行车,送到城里,五十里路。到了城里,考场在滕县一中,一共考两门课,第一门课是政治,已经考完了,第二门课语文也开始了十五分钟。监考的人就说:“你们这两位老师还进来考吗?”这两位说:“我们这么大老远来了,总得要进考场。”就这样马马虎虎做完了。那个时候,滕县还属于济宁地区。滕县教育局就给济宁地区教育局报告,说有两位老师,因为通信迟后,他们第一门没赶上考,怎么办?济宁地区说那让他们补考。那时候很正规。于是又通知这两个人补考。这两个人就彻夜复习,又去补考。补考完以后,就出了结果,这两个人都考上了。考上以后,这两个老师就相当于师范毕业,相当于中专毕业的待遇,工资是29块5。我父亲就被分配到滕县师范当老师,教的是退休老师子女接班的培训班。好像是暑假开学去的,大概培训时间是半年,到春节就结束了。结束以后就给他调到滕县一中。滕县一中是重点中学,到滕县一中以后,可以带子女。那是1979年。我进入滕县一中,那就快到暑假了,快临近考高中了。

滕县一中主要是高中班,初中就一个班,不为主。插到班里以后,就在滕州一中参加了初中的毕业和中考,考上了滕县一中,考了一百八十多分。这个一百八十多分,是按照城关镇的标准。按照全县的标准,还考不上。那就是说沾了我父亲的光了。要不然的话,就只能考上我们望冢公社的二十一中。

考上高中以后,曾经打算参加初中中专的考试。那时候,不管城里还是农村,都处在困难时期,并不想多上学,想早工作,就去考小中专。考小中专,作为高一的学生,不符合规定,后来没让去考,就继续上高中。

当时学制,高中两年,初中两年,小学五年。我的小学上了五年半,是因为入学是春节,毕业改成了暑假,延了半年。

高中第一年是文理不分的。我在一班,一共六个班。在这六个班之外,又搞了个文科班。文科班到高二才能分出来。另外还有七班、八班是补习班。这样那一届就是九个班。我到了高二就改了文班了。理科的成绩不好,数理化不好,化学还好一些,但是文科的成绩好,那就改了文了。可是那个时候,历史、地理都没学过,改文的时候,高二已经开始了。我算了算,到高考还有八个月时间。我父亲就在滕县一中资料室里面给我搞了一套教材,历史、地理加起来也有一小摞,这些都没学过,崭新的书。那就从头来吧,就这八个月了。毕业了就考上了bb视讯直营网中文系,当时在文科班里大概排名第二,不是第一。

那个时候我父亲对我的期望并不高,因为我高一的时候最好成绩也是排在我们班十七八名。我到高二的时候曾经跟父亲说:“中专不上。”但是我父亲说:“你不上你干什么?”那还是要上。但是预考的时候我就是第二,就好像感觉到有点可能、有点希望。高考的前一天,我生病了,犯了肠炎,吃痢特灵,头疼恶心,躺在床上。父亲还在为我提示语文的要点。第二天还不错,没太大影响。最后考了414。那时候四百多分是很高的,再有七、八分大概就能上北大,但是再少十分的话,连曲师大也未必能进去,那时候等次很密。但是那时候全国统一命题,外省考上bb视讯直营网的,有的低到三百八十多分,就是给人家这个省分了名额了。bb视讯直营网招生是百分之四十的外。俜种纳蕉。中文系就是一百个名额。

我觉得中小学阶段还学了些东西。中小学父亲对我影响很大。高中时父亲给我借了一本《古文选读》,中国青年出版社的,我那一本书好像都看了。高考的时候,有两段文言文,这两段文言文我都看过。另外看《红楼梦》,我父亲给我借了一本《红楼梦注释》,还就是山东这边注的,徐振贵、李伯奇、戴磊。徐振贵是曲师大的老师,李伯奇是山东师大的老师,戴磊是山大中文系的老师。我父亲说,看《红楼梦》要是不看注释的话,有的地方就似懂非懂。我就参考这个注释。这个能长知识。还看了点课外书,《三国演义》也都看了。我父亲的理念是语文要想好的话,得多看。小说像什么《北京文学》我都看。

我1981年上的山大中文系,那年9月1日来报到的。上了大学以后,有了很大的一个感受,就是大学老师上了两节縝b视讯缶筒患,也不认识学生。当然一百个学生也认不过来。中学老师和学生贴得很紧,张三李四王五很快就记住了。另外感觉大学老师课少,大学老师也太好过了。我父亲是中学老师,整天辛苦得不得了,改作文。当时就萌生了一种愿望,日后要是能当上个大学老师,就相当理想了。当时要做大学老师,研究生毕业就可以了。

我大伯也是村里的文化人,上过中学,滕县鲁寨中学。我们那里有个鲁南军区,建国前那个中学还是个洋学堂。大伯还流亡过江南,跟着国民政府往南走。南京解放,共产党给他们路费,愿意回家的,就回来了。大伯在农村,不完全从事生产劳动,而是经常替人家写东西,比如说结婚的婚约,办丧事要写幛心、挽词,这些过程比较复杂,大伯都很清楚。父亲和大伯,在村里属于文化人,毛笔字也好。我觉得受了很多影响。

王锷:您是如何走上文献学研究这条路的?

杜老师:到了大学,书多呀,我就爱泡图书馆。那个时候,教师阅览室不大接待学生,我也好去,他们也都认识我。有些书很偏,像什么《联绵字典》,我也看,符定一那个。书中有照片,他站着,他的稿子比他还高,我印象很深。就看这个《联绵字典》是干什么的,什么叫联绵字。“十通”也都看,所以上大学的时候什么都学,我还当过课代表,外国文学课代表。外国文学老师姓荣,荣闫芳老师,她据说是上海荣毅仁家族的,外文修养很高,文艺理论也很好。荣老师的丈夫狄其聪教授很有名,教文学评论。我的成绩都很高。巴尔扎克小说也看了很多。我搞古籍整理,狄老师感到很意外。上大学就是不大偏科,什么都学,总的感觉是上大学期间看书非常多,杂志学术文章都看,包括什么乐黛云的《比较文学》,李泽厚的也都看。

当时讲魏晋南北朝文学的,有位萧华荣老师,他没上过大学。他讲魏晋南北朝文学,像《诗品》《文心雕龙》,他大段背诵。可能由于他是青岛人,有方音,开课代表会的时候,有的同学就说他的课讲得不是太好,我就说非:。虽然我是外国文学课代表,我就替萧老师说话。说好在哪里呢?就是大段的背诵,非常的熟,非常有深度,非常有条理。他们七八级的研究生,毕了业就教我们,像徐超老师、路广正老师、姜宝昌老师、王洲明老师、王培元老师。还有位王德禄老师,搞现代文学。他们都是七八级研究生,毕了业正好教我们。七七级的大学生毕了业教我们,就是吉发涵老师,谭好哲老师,这是当时的重要力量。除了这些还有些老教授,像滕咸惠先生、于维璋先生,教文艺学的,他们来讲课。还有葛本仪老师,讲语言学。就是名教授,像殷孟伦、殷焕先先生,经常看他们每天固定的时间,从山大南苑到系里面去拿信。当然,现在看来,这是老先生的一种休息,每天看着他们走这一趟,高山仰止,中文系的教授还不少。

我实际上喜欢古代文学。我发现古代文学以韵文为主。中国文学讲究韵,不光是诗词曲讲韵,骈文里头辞赋也押韵,骈文也讲四声八病这些东西。那得首先学好音韵学,我就学音韵学。我喜欢看的一本书是罗常培的《汉语音韵学导论》。为什么喜欢呢?浅近的文言文这是第一条,第二条呢,有一定的文采,第三呢,他又引用了近代学者的一些意见,王国维的意见、白涤洲的意见、曾运乾的意见,都有引用。通过这本小书,我知道了不少人,我对这本书印象深刻。也看王力先生的《汉语音韵》,我感觉就比较平了,罗常培这本书我是非常喜欢的。我也看过《汉语音韵学》那个厚的,也是王力的,我喜欢那本书。为什么喜欢那本书呢?王力先生的正文部分有限,下面是他的材料来源,他对材料有注释。我觉得写书,这种体例是最为理想的。现在想想,这种取向跟那种直抒胸臆的相比,有的人可能喜欢那一种。这一种材料、注释应该属于繁琐一路,这一路大约属于文献的东西。那时候不知道有文献学,没有这个印象。

再就是喜欢古代文学就必须通小学,通小学就学习音韵学,选课就选古文字学。姜可瑜老师跟容庚、商承祚进修过,他教甲骨文、金文。姜宝昌老师是殷焕先先生的学生,殷焕先先生以前跟唐兰先生学过,有这么一个文字学的脉。姜老师的课就是《汉字和汉字改革》,从古讲到今,其中讲到简化汉字是有来历的,以前就是有这个写法,不过是把它法定化了,俗字成了正字,还有一些来自古文字,他举了很多例子,这个我觉得很有用,现在非常有用。那时候临摹过很多东西,小篆、石鼓文,现在认印章帮助很大,文字学的原理我是掌握了。

另外训诂学主要是看黄侃的书。那时候黄侃先生有一个《文字声韵训诂笔记》,黄焯记录的,那本书我印象比较深。另外看到郭在贻先生的文章《训诂方法论》,感到很新鲜,有“唧唧复唧唧”,“唧唧”是木兰的叹息声,而不是织布机的声音。那个证据很多,我感觉到很受启发,印象很深刻。也看过殷孟伦先生发表的文章。就训诂学方面的,那段时间看了不少,陆宗达的都看。文字学连郭沫若的《两周金文辞大系》《卜辞通纂》也看。文字学、音韵学、训诂学都偏好。

在大学毕业的时候,当时想考殷焕先先生的研究生。殷先生当时招两名,其中我们有个师兄,叫孟子敏,他跟殷先生在大学期间就过往甚密。殷先生用包袱皮包书,他也用包袱皮包书。殷先生经常坐地上,小树林没有现在这么整齐,没座位,倚着树就坐地上,孟子敏也坐地上。我想着考不过孟子敏。故R桓雒,太悬了,不行。那时候古籍所第一次招生,1985年,招研究生班,全国性的。我一看,研究生班招十个,那比较保险,考研究生班吧。另外,古汉语、古籍整理我觉得分不开,古籍整理我那时候理解,就是古汉语的应用,就是注释。这就考古籍所,考上了。

大学毕业时路广正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早期的班主任是姜宝昌老师。那时有辅导员有班主任,班主任负责业务。路广正老师说,古籍所有他的师兄弟刘晓东,古韵烂熟,到了那里多向这个人学。我的大学毕业论文指导者是朱广祁老师,他是殷孟伦、殷焕先一块带的,可能毕业论文是殷焕先指导的,是《诗经双音词研究》。我大学毕业论文是朱老师指导的,是《说苑斠补札记》。《说苑斠补》是刘文典的,他让我对《说苑斠补》再做札记,我也做了札记,他给我打个优。他当时说:“古籍所没什么人,刘晓东算一个。”虽然措辞不同,但是总归是知道刘晓东先生的。

刘老师也是78级研究生,他毕业分配到《汉语大词典》组,和中文系是两回事。我一直就没见过这个老师。考研究生之前,朱广祁老师还推荐了王绍曾先生。他在口气上,也是“王绍曾,旧点”,那反正他推荐的人,总有保留。那个时候,古籍所招生是董治安老师挑头,他是主持工作的副所长,所长是校长吴富恒。董老师给我们考前辅导过大概一次,辅导的时候,他提到王绍曾先生。中文系的书记是张可礼教授,因为入党,他要和我谈话,就认识了。那时认识了不少中文系的教授。

那时候的研究生班是上两年,研究生班的教学和本科生是不一样的。研究生班基本的培养方案是蒋维崧先生制定的。董老师办的古籍所,那时候缺人。谩逗河锎蟠实洹废钅可ㄎ擦,大词典组的大部分老师都转到了古籍所。大词典组,业务上是蒋维崧先生带的头,因为他是《汉语大词典》副主编,这些人都算他的兵,他就把人带过来了。古籍所该怎么办,开什么课,董老师说是靠着蒋维崧先生的。当时的八本书都要有导读,什么《说文解字》《诗经》《尚书》《史记》等等。每本书有专门的老师上课。当时还从外面济南市里请一个老先生叫张雪庵,他编过《古书同名异称举要》,请他给我们讲《孟子》。所里的老师也都分配了任务,讲导读课。刘晓东老师是开过音韵学、训诂学这些课。王绍曾先生开过目录学、校勘学。版本学是图书馆的老师张长华先生开的。

当时研究生班十个人,郑杰文是班长,我是副班长。程远芬也考了,没考上。她外语很高,六十多,五十分就够了,政治没过线,她就分配到山东省教育学院中文系当老师。上本科时,她是一班,我是二班。上课老在一块,也不分开。我到现在也分不清谁是一班二班。

王绍曾先生给我们上目录学,用余嘉锡的《目录学发微》。另外还有程千帆先生在山大讲过课,学生笔记叫《校雠学略说》,bb视讯直营网油印本,我们就看这。王先生提问题,我不知道他的方言说的什么,站起来以后,回答不上来。他以为我不会,说坐下坐下。后来讲校勘的时候,就到了二年级,提到很多清朝人。李慈铭,他读“李子敏”,李越缦他读“李耀满”,杨绍和他读“杨少胡”,所以笔记有的同学可能记不下来。

王先生有一天忽然收笔记,后来张涛给我说,他的和我的是四个圈。我才发现王先生在笔记封皮上从上到下画连环圈,有的是三个圈、俩圈,我们是四个圈。我为什么能记下来呢,我看王先谦的《汉书补注》,其中《司马相如列传》,我看得相当仔细,司马相如列传里面还有《子虚》《上林赋》。跸惹昧朔浅6嗑勺,还有《汉书补注》引用各家的名单。我看这。还看过《近三百年学术史》,梁启超的。清儒我知道得比较多,罗常培的《音韵学导论》上也提到了不少,像陈第、顾炎武这些,戴震、江永、王念孙、段玉裁、孔广森他们分多少部,这都以前就知道。所以笔记记得比较多。但不知道王先生收这个笔记干嘛。我当时还问王先生,需要买什么书,其实那时候真没钱。他说那你要是有钱的话,可以买部《藏园群书经眼录》,我就买了部,深绿皮的,四册的,报纸本,纸质很差,后来看着看着书背就断了。向王先生算是比较早地请教过这么一个问题,平时就跟着大家上课。

 


关闭

bb视讯直营网尼山学堂2013版权所有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山大南路27号bb视讯

 

bb视讯-bb视讯直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