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视讯

bb视讯   概况   党团建设   导师风采   人才培养   校友工作   招生信息   研究生组织   文苑拾翠   返回主页

用户名:
密  码:
校区导游
山大办公电话
校车时刻表
列车时刻表
飞机航班
公交查询
IP查询
万年历查询
当前位置: bb视讯 > 研究生教育 > 文苑拾翠 > 正文

为你推书 | 第二期:罗常培《苍洱之间》
作者:文/杨胜祥  来源:   时间:2020-09-18 14:48:24  浏览次数:

罗常培《苍洱之间》读后

杨胜祥


数日前,王锋先生分享了罗常培的《苍洱之间》,览之颇为有趣,便购来一读,小小一册,不二日即读毕。罗常培之名如雷贯耳,很早之前就随同著名语言学家的身份作为常识补充到我的脑海之中。但如同对深奥精密的语言学的无知一样,罗常培,于我而言,始终是云泥一般的仰望。我在泥里,罗先生在云上,虽然非常崇敬,终不免陌生疏离之感。出乎意料的是,这小小一本书,竟让罗常培活跃在了我的眼前。

罗常培,萨克达氏,满族,北京人。字莘田,号恬庵。与赵元任、李方桂同称为早期中国语言学界的“三巨头”。1942年、1943年,罗常培两度赴大理调查少数民族语言,写成《从语言上论云南民族的分类》《贡山俅语初探叙论》等大量学术论文。除此之外,罗常培还写了《从滇池到洱海》《苍洱之间》《清碧溪记游》《大理的几种民间传说》《五华楼》《鸡足巡礼》《记鸡山悉檀寺的木氏宦谱》七篇散文,集为《苍洱之间》一册,前有杨振声、潘光旦序,1947年由独立出版社排印。近年来,辽宁教育出版社、黄山书社、云南人民出版社都先后印行。

有趣的是,1943年,罗常培与孙福熙、曾昭抡、潘光旦、费孝通相约爬鸡足山。1944年,又受大理县府邀请新修大理县志,与郑天挺一起前往大理调查。费孝通的《鸡足朝山记》,七八年前曾在《大理文化》上阅读过。印象最深的是,费孝通谓他因不善言辞而对灵山会上的拈花一笑颇为倾许,而我也因不善言辞而对这段倾许拍案称之。郑天挺先生有记日记的习惯,累累满纸,非常详。饺昵,中华书局单独出版《郑天挺西南联大日记》,曾因校字之役,略微读过些事迹,而记得里面有个叫“莘田”的人。所以说,当读起这本《苍洱之间》时,没有陌生之感,莘田先生活了,真有点“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的感觉。

作为化学家的曾昭抡则有一本《缅边日记》,这次与《苍洱之间》一同买来,闲翻了几页,便觉和做实验的数据似的,多少多少里程,多少多少时间,一一列得非常清楚。倘全书单是如此大概会令人生厌,好在其中记叙了不少有趣且有用的见闻资料。比如说随身佩刀的山头人喝醉了躺在路上,你若从他身上跨过,他敬你是条汉子,你若恭恭敬敬从他旁边绕过,他便会气得拿刀跳起砍你。令人捧腹不已。而书中玩世不恭的极致,便是老拿笔墨去关注女子,以至于说沿途四绝是:“下关的风,龙陵的雨,芒市的米,摆夷的女郎。”倒也可以谓之浪漫了。

作为语言学家的罗常培,其驾驭语言的能力可以谓之天马行空,得心应手。《苍洱之间》全书语言准确到位,描写生动优美。比如,信手拈来一段描写清碧溪山谷的:“大家正在腿酸汗流的当儿,偶一抬头,突然看见西面两峰耸矗,中劈仅如一线,另外一个高峰罨映在这劈开的小门后面,积雪中垂,如匹练界青山,五彩的望夫云从峰际流出来,烘托得苍松黛峦分外显得奇丽。”如“中劈仅如一线”、“五彩的望夫云从峰际流出来”之类的描写,可以说非常形象生动,而又非常贴切到位。而在一线的天空中,有山有石,有云有雪。这山不是一般的山,而是又险又高又青绿的山。这雪也不是一般的雪,而是和青山相配的中垂积雪。这云更不是一般的云,不仅融入了“望夫云”的典故,更添了五彩的颜色,还从峰际流出,烘托着苍松黛峦……让人瞬间感受谷中的清冷寂静、瑰丽奇伟。而从整段的结构顺序来看,先写腿酸汗流,无意间宕开一笔,看到山峰,而后转为天,旋为雪,变为云,又放大视角到山谷中的一切,可谓回还曲折,最为动人。更为难得的是,这段描写,不仅是作者目之所见,心之所感,更是原原本本,有所依据的。且看《徐霞客游记》中的相关描写:“峡中西望,重峰罨映,最高一峰当其后,有雪痕一派,独高垂如匹练界青山。”读之始信“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语。

昔人有言:“六经皆史。”推而言之,一切的记录,只要把握好史学的角度,总能为历史研究服务。就算是神话,也不单单是神话,是源于现实的。更何况,有用的材料,也不仅仅是在历史方面。《苍洱之间》里留下了许多宝贵的记录,涉及历史、民俗、世情等诸多方面。2014年,我曾在刘心明老师指导下写作《白语山花碑注析》一文,对原藏大理圣源寺观音阁的山花碑——明景泰年间杨桂楼用汉字记白语写成的《词记山花·咏苍洱境》进行探讨,一方面通过前人的音读结合我对白语的理解探究意义,另外一方面也通过文本本身进行分析,分“原文”“注释”“评析”“音读”等模块进行研究。该文后来连载于《国学茶座》。当时只知道“约在1940年,傅懋勣、萧雷南两先生曾根据庆洞庄白族郭纯仁先生的读音作了记录”,但此事原委并不清楚。《苍洱之间》恰可对事件进行补充:“前年(民国二十九年)傅君懋勣曾经指导华中中国文学系学生萧雷南把它的音记下来,并略考杨黼的事迹。”至于《苍洱之间》里所记的古迹、风俗、人事,乃至罗氏调查研究的经过等,都对我们了解相关情况起到一定作用。比如罗氏在抄录碑刻《三灵庙记》时,是由“泽承站在碑前用临川腔的国语一句句的念,渔庄和我伏在灶台上各抄一半,回到喜洲又托万先法君誊清”,对当时工作的情形描写得很具体细致,也使我们知道抄录碑刻时一些不为人知的辛苦。再如开展记音工作后,还要找当地人审正,犹如今日之复查,“我把云龙、泸水、剑川的民家语记完,又访大理县立中学赵绍普校长审正过民家语的声调”。

作为一名学者,罗氏深入祖国的边疆进行科学研究,自然不免会不仅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反映在其写作的散文上,也总有一些独到的见解。用罗氏自己的话来说:“我,和费孝通先生不同,比较是有历史癖和考据癖的”。这本游记中不乏这种历史考据。比较集中的体现,是最后一篇《记鸡山悉檀寺的木氏宦谱》。该文否认了余庆远《维西见闻录》里关于父子连名制似是而非的说法。使用木氏的资料,还通过史籍记载及其他倮倮、茶山等家谱,证明:“父子连名制是广义的藏缅族的文化特征”,是“帮助没有文字的部族,乃至于有文字的部族记忆他们自己的世系的”。该文写于1943年5月。次年罗常培发表三篇论文,讨论藏缅语族的父子连名制。这些文章在父子连名制研究上具有重要地位,非但解决了民族史上的疑难,而且有地缘政治的现实意义。可见这种游玩中的历史癖和考据癖对学术研究是有促进作用的。

好了,现在到了文章的结尾,也该“未能免俗”地谈一下《苍洱之间》的现实启示。作为坐冷板凳,终极目标或许只是想吃冷猪肉的文科研究僧,我想姑妄言几句启示。首先,上面说了游玩中的历史癖和考据癖对学术研究是有促进作用的。佛教讨论“如来藏”,大概是谓如来之性隐藏在一切众生上。或许学问也是如此。其次是要利用有效的零星时间登临和写作。罗氏在文中多次透露忙里偷闲,说一个多月里,“很少空闲,只抽出两三天来登山临水,访古寻幽”。而其写作这些散文,大概也是忙里偷闲中写出来的,各篇后皆著录有时间,可以看到有时一天就一小段,有的还是很久后补记。三是登临、写作要提前做好功课。所谓做功课就是要了解学习相关历史背景,所谓“地以景闻,景以人闻”,往往只有在知道背景的情况下才能有新的感悟和认识。从《苍洱之间》可以看出罗氏对《大理县志》《徐霞客游记》《白古通记》等还是花过一些时间。当然,若是只是单纯从自然感悟真理,或许可以不用了解背景。四是坚持去写,保持对文学的追求。在紧张的工作下,闲情雅致的东西很容易被磨灭,游玩写文这种闲散事,也唯有坚持不能辜负。

当然,登临不一定要千山万水,也未必非要到东邪西毒南帝北丐的世界,凡我在处,都可以登临。程章灿教授新出的《山围故国》,大概也可以说是作者数十年的南京游记吧。我们居住在各地,也可以有各地各人的《山围故国》。


【责任编辑:韩小茹】


上一条:为你推书 | 第三期:[美] 高居翰《图说中国绘画史》
下一条:为你推书 | 第一期:《山大草木图纸》

关闭


bb视讯2006-2008版权所有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山大南路27号bb视讯  邮编:250100
电话:0531-88364672  传真:0531-88564672  E-mail:wszyjy@sdu.edu.cn


bb视讯-bb视讯直营网